時間又過去了十多分鐘。

“啊!媽……”從房間裏出來的齊玉芬把在場的耿家人驚呆了。

三十歲,現在的齊玉芬絕對的年輕了不止十歲,雖然說肌若凝脂有點誇張,可是皮膚白皙光澤有彈性還是可以有的。

“漂亮嗎?”當齊玉芬看到鏡子裏的自己時也是嚇了一跳,不過更多的是高興,哪一個女人不想青春永駐,現在的齊玉芬真的有返老還童的感覺。

“嘿嘿……”耿天雄只是一個勁兒的在那裏嘿嘿傻笑,他現在開心的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我去找下凌先生。”齊玉芬想當面感謝一下凌峯。

“媽,我跟你一起去。”耿樂樂兩步追上齊玉芬,挽着她的胳膊,嘰嘰喳喳的說着什麼。

“哥,你有福了。”耿天霸向着自己打個擠了擠眼睛,露出一個是男人就明白的眼神。

“嘿嘿……” 第六十八章 條件

這幾天耿家莊園裏十分的喜慶,因爲他們女主人的怪病終於好了,這要感謝自家小姐帶回來的那個男人,說到那個男人不光是莊園裏的那些女人犯花癡就連那些大老爺們兒也是一臉的嚮往,當然這並不是說他們心中有什麼齷齪的想法,這只不過是對美麗事物的一種欣賞。

凌峯這幾天都住在耿家的莊園裏,因爲實在是盛情難卻,就在治好耿夫人的第二天凌峯又爲耿浩驅度成功,這讓耿天霸也是十分的高興,那根橫在自己心中的刺終於被拔去了,那天他拉着凌峯真的是喝多了。

“凌先生,明天就是峯會啦,你要去嗎?”耿家莊園的一個涼亭中凌峯跟耿天雄相對而坐。

今天難得的一個好天氣,雖然是陰天不過並不悶,而且涼風習習,兩人前面的一片花海中三個裙裝麗人正在辛勞的工作着。

齊玉芬唐豆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感情已經好的跟一個人似的,現在唐豆都不喊她耿夫人了,在齊玉芬的要求下唐豆喊他姐姐,看相貌還真的是蠻般配的,不過這讓耿樂樂好一陣鬱悶。

“明天我就不去了,我跟豆豆只參加兩天後的宴會,你也知道我對這東西不感興趣,況且豆豆只有一封宴會的邀請函,我們還是那時候再去吧。”

其實凌峯也知道憑耿家的實力就算是給兩人弄一峯會席位也不是什麼難事,不過就像凌峯說的一樣他不喜歡這些形式化的東西,有這時間還不如陪自己的女人看看電影培養一下感情。

“那好吧。”耿天雄的意思其實是想爲凌峯提供一個平臺,讓他發展一下自己,既然凌峯不願意那他也不會勉強。

“老爺,外面有一位自稱是國安局的人相見凌先生。”崇管家來到涼亭看了一眼凌峯,國安局來人讓崇管家不得不對凌峯的身份做出一些猜測。

“奧,那人是我叫來的,我有些事情要跟他說一下。”凌峯看着兩人的目光,知道兩人有些誤會了,不過他也沒有解釋,這種事情有時候是越描越黑的。

“嗯,崇叔,你去把人請進來。”耿天雄對着崇管家說道,然後又看向了凌峯“凌先生,坐一會兒,我去跟玉芬聊聊,這兩年因爲身體原因我們夫妻已經很少在一起活動了。”

說着耿天雄離開涼亭向着三女的方向走去,耿天雄很清楚,國安局談的事情一定是大事,他對這些事情雖然好奇,可是有些事知道了未必是好事,所以他還是找藉口離開了。

凌峯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品了起來,他今天把國安局的人找來就是想告訴他們自己的猜測,具體是不是就要靠他們自己去證實了,這可比他們大海撈針要好多了。

“凌先生真是神通廣大,沒想到跟海市的耿家也是這般熟絡。”呂啓明邊說邊走到凌峯的身邊坐了下來,海市的耿家在華夏國那也是掛了名的,在華夏的經濟圈子裏影響力也不小,凌峯居然能在這裏約見自己可見他跟耿家的關係也不一般,想到這裏呂啓明不由的想到了耿樂樂大小姐,難道……

“原來是呂局長,沒想到呂局長親自過來了。”對於呂啓明的到來凌峯有些驚訝,他沒想到過來的會是呂啓明,看來國安局受到的壓力還是很大的,不然這些當官的又怎麼會整天在外面晃悠。

“凌先生是不是有了新消息?”呂啓明開門見山的問道,他現在的時間已經十分的緊張了,爲了這件事國安局五位局長已經出來了三位,如果不是爲了應對突發情況恐怕這五位局長會一起出現在南方。

“呂局長就這麼確定?”凌峯喝了一口茶,斜了呂啓明一眼,呂啓明現在這個表現讓凌峯非常的滿意,越是這樣就越對自己有利。

“說吧凌先生有什麼條件?”呂啓明也是十分的無奈,他不是那種能夠藏得住心事的人,更不適合談判,更何況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我希望國家不要干涉我在黑道上的事情,不知道呂局長能不能答應?”凌峯定定的看着呂啓明,他在黑道上的一些動作註定會引起國家的許多注意,如果國家要插手進來就會讓凌峯非常的被動。

“這不可能,凌先生你也知道國家不會允許一家獨大的情況出現。”呂啓明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現在的青幫洪門已經夠讓國家頭疼的了,如果再出現一個輪迴幫,那豈不是要三國鼎立混戰將起?

“呂局長,不要這麼快下決定,或許你應該請示一下,華夏國的黑道沉寂的時間太長了,這底下到底藏了多少東西只有把它攪起來我們才能看到,況且我是華夏人不是嗎?”

凌峯輕輕給自己跟呂啓明斟了一杯茶,顯得有些胸有成竹,就算是他們不答應難道自己就會停止擴張嗎?

“你稍等一下,我要跟他們商量一下。”呂啓明低頭想了好幾分鐘,終於把頭擡了起來。

“請便。”凌峯擺了擺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而呂啓明走到一邊拿出手機打了起來,這中間還時不時的看看凌峯,眉頭時鬆時緊的,顯然事情並不是十分順利。

凌峯坐在那裏愜意的喝着茶水,雖然已經是第三泡了可是凌峯還是喝的津津有味兒。

直到二十多分鐘以後呂啓明才走了回來。

“凌先生,我們局長同意了你的要求,不過我麼也有一個條件。”呂啓明身份的鄭重,現在的他代表的是國家,自然要鄭重一些。

“哦。呂局長請說。”

“我們局長希望凌先生以後不要做危害社會跟國家的事情,當然這只是一個口頭協定,不過如果凌先生違反了到時面對的就不只是國安局了。”呂啓明說出的條件完全在凌峯的意料之內,像這樣的協議當然不會出現文字記錄,不然到時國家就算是渾身是嘴也無法向國人交代。

“我完全同意你們的條件,我比你們更加熱愛這個國家。”凌峯的話讓呂啓明非常的摸不着頭腦,什麼叫‘我比你們更加熱愛這個國家’,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在首要任務就是找出研究室並獲得裏面的全部資料。

“凌先生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顯然凌峯的‘要挾’之舉讓呂啓明心裏有些不痛快。

“海市的巔峯生物研究所,相信以你們的實力應該很快就能查到。”凌峯說的就是那個喬治醫生所在的研究所,這幾天他早就把這些事情從耿天雄的嘴裏套出來了。

“那就多謝凌先生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看呂啓明的樣子就知道他現在急着回去覈實情況。

“呂局長可不要冒進啊!”凌峯端了端茶杯,頗有一番端茶送客的樣子。

從那兩具神兵可以看出這個研究所裏面一定還存在這種完整體的神兵,如果國安局太過冒進等待他們的將是大量的傷亡。

……

“凌老師,剛剛那人是誰啊!/” 惡魔總裁你好毒

“樂樂,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問。”耿天雄的聲音在樂樂的身後響起,而耿樂樂向着凌峯吐了吐舌頭然後坐在凌峯身邊喝起茶來。

“凌峯,陪我出去買幾件衣服吧。”唐豆的話讓凌峯一囧,他還記得那次逛街可是把自己累壞了。

“過兩天不是要參加宴會嘛,我們都沒有禮服,所以我想今天去買一件,再說這次玉芬姐跟我們一起去,你不會不給玉芬姐面子吧。”說着唐豆向凌峯眨了眨眼睛,她都把話說到這份兒上了就不相信凌峯還回不去。

“那好吧,不過耿先生也要陪着吧。”看着一邊無所事事的耿天雄凌峯忽然開口說道。


凌峯的話讓耿天雄一愣,接着笑了,不過想想自己也有好多年沒有陪妻子逛街了耿天雄就欣然同意了,現在的齊玉芬可是年輕貌美如果不看緊一點要是再來個第二春自己可就沒地方哭了。

車子在陸家嘴的正大廣場停了下來,現在的停車場已經是車滿爲患了,可是沒想到耿家居然在這裏還有停車位,雖然這個停車位價格不菲,可是對於耿家來說卻是不值一提。

這裏是耿樂樂極力推薦的,一下車耿樂樂就拉着齊玉芬跟唐豆向着裏面衝了過去,讓凌峯耿天雄兩人有些莞爾。

兩個大男人跟在三個女人後面逛逛停停,不知不覺中過去了一個多小時,看着前面興高采烈地三個女人兩人相視一個苦笑。

紀梵希**店裏唐豆一身純黑色的晚禮服頓時成爲了人們的焦點,一米七幾的身高加上近十公分的水晶高跟鞋讓唐豆把紀梵希的優雅精緻表現得淋漓盡致,紀梵希的經理甚至想讓唐豆爲他的這家店拍一組宣傳照,可是被凌峯拒絕了。

“凌老師,我覺得唐姐姐現在如果有一套首飾的話那就更完美了。”耿樂樂有些羨慕的看着唐豆,剛剛那件禮服她也試過了,雖然身段剛好,不過穿在身上總有些不倫不類的感覺。

“那好,我們再去買首飾,反正今天我們兩個是捨命陪女子了。”凌峯攬過唐豆纖柔的細腰,他還從來沒有送過唐豆首飾呢。

“凌老師快來,這裏有一套首飾非常的適合唐姐姐。”耿樂樂不管不顧的一頭扎進了珠寶的海洋中,在裏面迅速的尋找着,女人對這種閃亮亮的東西沒有一點抵抗力。

這是一套有紅鑽石打磨鑲嵌而成的珠寶,凌峯不會鑑賞珠寶,更不用說這種極品的紅鑽石珠寶了,可是並不妨礙凌峯對這套首飾的驚豔。 第六十九章 血族

“豆豆,喜歡嗎?”凌峯看着正在望着首飾發呆的唐豆聲音裏帶了一絲笑意,女人真的跟西方傳說中的一種生物非常的相近,對這種亮晶晶的東西毫無抵抗力。


“嗯,啊,喜歡…”唐豆的眼神有些躲閃,因爲她剛剛也注意到了標籤上的價錢900多萬,這在海市都能夠買一套大別墅了。

“小姐您好,歡迎光臨,您現在看重的這款首飾是歐洲的著名設計師親手打造而成,名字就叫‘最深的愛戀’,這套首飾款式新穎獨特,華夏也就只有這麼一件,並且原料採用的是紅鑽石,這種紅鑽石在全世界來說產量也是非常的稀少,絕對適合您高貴的品味。”


經理非常的有眼光,知道唐豆纔是最後拍板的人,所以開始努力的向唐豆推銷起來,這可是這裏的鎮店之寶,雖然有許多人看中,可是卻沒有人買,因爲價格太貴了。

怪不得要900多萬呢,原來是用紅鑽石做成的,唐豆眼中的亮光更加的閃亮起來,而且她也十分的想要這套珠寶,因爲那裏面有一個戒指深深地吸引着他的目光,況且這套珠寶名字又叫‘最深的愛戀’。

“奧,紅鑽石做成的,我倒是很有興趣。”就在唐豆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一道有些生硬的聲音傳了過來。

隨着聲音走過來的是一個西方女人,金髮碧眼,長像甜美,身材更是凹凸有致。配上修長的身材, 重生明朝當皇帝

隨着這個女人的走近,凌峯的眉頭也是越皺越厲害。

“哎,這可是我們先看中的你可不能搶啊!”耿樂樂在一邊不樂意了,她最討厭這種人了,先來後到都不懂,有錢就了不起了。

“你們這不是還沒有買下來嗎?”女人的眼睛迅速的在凌峯一行人身上一掃而過,當掃過耿樂樂時眼中一道亮光閃過。

“經理你說,這套珠寶賣給誰?”耿樂樂氣嘟嘟的看着這裏的經理,而凌峯耿天雄幾人則是在一邊看起了熱鬧。

“這……”經理有些爲難了,看凌峯等人的裝扮就知道這些人應該是富貴人家,再看看那個外國女人明顯的也不是一個善茬,可是轉眼一想經理就有了主意。

“做生意應該講究一個先來後到,在這位小姐沒有說出不買的前提下我們是不會把貨物賣給別人的。”

經理的話說的義正言辭,頓時讓她的形象高大起來,其實經理想的也沒有那麼複雜,因爲凌峯他們是華夏人,而那個女人卻是外國人,說起來還是凌峯等人成爲回頭客的機率比較大的。

“聽到了,這套首飾我們買了。”耿樂樂就像是打了一場勝仗一般。

“既然這樣我就不跟你們爭了,下次再見。”女人也沒有在做糾纏,就這樣走了,讓耿樂樂好一陣鬱悶,彷彿自己一拳打在了空處,有些難受。

“什麼人嘛!”

“經理,這套首飾我們買了,給我們包一下。”凌峯拿出一張非常普通的銀行卡,然後經理恭敬的接了過去,儘管凌峯的穿着有些‘平民化’,可是經理卻是沒有絲毫的大意,現在華夏的隱形富豪還少嗎?

“等等……”唐豆在一邊忽然開口了。

凌峯有些奇怪的看着唐豆,難道她又不想買了?

“能不能幫我把裏面的那個戒指拿出來?”現在唐豆的心思都在那個戒指上,而且她的心臟也有些緊張的跳了起來。

“當然可以。”經理灑然一笑,這位女士真的是非常的聰明,知道這個時候使出這一招。

顯然經理是誤會了。

“先生…”經理並沒有把戒指給唐豆,而是把戒指給了凌峯,唐豆的意思相信在場的人大多數都能猜的出來。

“凌大哥,能給我帶上嗎?”唐豆擡起左手,眼睛裏充滿了期待。

凌峯一愣,不過接着笑了,他就算是再無知也知道現在唐豆的表現是要幹什麼。

“戴上了可就摘不下來了。”凌峯嘴邊的那絲笑容越發的濃醇,讓人沉浸在裏面不想出來。

“我從來就沒想過要摘下來,更何況就算是不戴它我就能跑得了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唐豆知道凌峯雖然看上去十分的隨和,可是他卻是一個十分霸道的人,更是一個驕傲的人。

“呵呵……”凌峯拉起唐豆的手把戒指緩緩地套了上去,燈光下鮮紅亮麗的鑽石跟白皙細膩的手指都彷彿閃着燦爛的光輝。

……

凌晨四點鐘,除去標準的夜貓子,所有的人都已經陷入了夢鄉,耿家莊園的上空一道黑影從上面劃過。

耿家莊園的防禦系統非常的完善,可是誰都沒想到入侵者會不借助任何的工具從天空進入。

臥室裏,一盞橘黃色的牀頭燈散發着微微的亮光,讓裏面顯得不那麼黑暗。雖然開着空調,可是耿樂樂還是把身上的薄被踢到了牀下,一件貼身的半透明蕾絲內內讓耿樂樂的小PP顯得更加的挺翹,沒有B的束縛那兩個雪白看起來比白天的時候要大上不少。

“小丫頭居然裸睡,我喜歡。”一道濃郁的Y腔英語在房間中輕輕響起,一道身影走到了耿樂樂的牀前,藉着微弱的燈光,來人赫然就是凌峯幾人在珠寶店遇到的那個外國女子。

“很好,初級異能者,沒想到一次東方之行能讓我遇到一個如此動人的後輩。”女人舔了舔舌頭,俯下身來,她嘴裏面的兩個犬齒迅速的變得長而尖銳。

吸血鬼也稱爲血族,擁有近乎不死的身體跟強大的力量,現在這個女人要做的就是給耿樂樂一個初擁。

一個血族一生只能有三次初擁的機會,所以每一個血族對自己的後輩都會非常的慎重。

“嗯…”就在女人的牙齒貼在耿樂樂脖子肌膚上的時候女人只覺一陣心悸,猛地一個轉身,帶起一片殘影來到了窗邊,不過卻是因爲一句話整個身體僵在了那裏。

“你要是敢逃跑,我直接殺了你。”雖然聲音平平淡淡,可是女人卻是真的害怕了,憑她的實力居然不知道這個風華絕代的男人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邊的,她就不敢賭。

“尊貴的先生你好,我並沒有惡意。”女人轉過身一臉的無辜,在血族的觀念中被他們發展成爲後輩是一種榮耀,這是一些人求都求不來的。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