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因此,在心有默契之下,兩摞鈔票消失在了櫃檯之上,而桌面上的電腦屏幕稍稍的扭轉了一下方向,其上恰好正顯示着一個最近來電訂座的電話號碼。

不是蘇明的電話,還能是誰的?

“謝了!”

魏明笑笑,指指那些包間道:“我想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可以吧?”

“當然!”

幾名侍應生眉開眼笑,詢問魏明想要在哪個房間休息,他們好幫忙開門。

昨天還能怎麼皮 就三號吧!”

進了房間,魏明便準備繼續掃貨,卻發現幾名侍應生在房間門口並未離開,皺眉道:“還有事?”

“魏先生……”

幾名侍應生有點拿人手段吃人嘴軟的尷尬道:“雖然不知道你這麼做到底是想幹什麼,但多少我們也能猜到些——只希望到時候鬧大了,魏先生你可別說是我們給你的方便……”


“還以爲什麼事呢……”

魏明好笑道:“放心吧,到時候絕對不會出什麼事,即便真出了,我也敢保證不會牽連你們!”

連包間加好處,一甩手就十來萬……

雖然並不相信魏明如此大的手筆會什麼事都沒有,但聽到這話之後,幾名侍應生卻是鬆了口氣,滿意而去。

另外一邊,蘇明還未到下班時間,便早早的離開了銀行回家。

各種洗漱打扮,想到多少年夢寐以求的女人,今夜就要如願以償,蘇明簡直恨不得天黑立即到來!

入夜之後,蘇明幾乎在第一時間便趕到了龍潭飯莊。

見到偌大的龍潭私人飯莊到這會兒居然一個人都沒有,蘇明不但沒有覺得奇怪,反而暗暗興奮,心說簡直是天助我也啊……

雖說房間裏的隱蔽性好,可又哪兒有幾乎沒人來的方便?

蘇明剛到不久,于敏也就到了!

“敏敏同學,你可算是到了,我都等你好久了!”

招呼着于敏房間落座,蘇明又出門掏出幾張鈔票對幾名侍應生壓低聲音交代道:“我和我這朋友有重要事務要談,待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你們可都別過來打擾,明白嗎?”

“明白……”

想想于敏那漂亮的臉蛋,還有那充滿知性味道的氣質,再看看蘇明這一臉的猥瑣,幾名侍應生在心裏癟嘴不已,心說還什麼有重要的事情要談——你特麼糊弄鬼呢?

哥們是侍應生不假,卻也不是傻子!

要往常眼見如此漂亮的美女在那些房間裏被這種猥瑣的傢伙糟蹋,幾人即便心頭如何不忿也只能乾瞪眼……

但今夜,幾人卻是滿滿的幸災樂禍!

因爲他們很清楚,無論蘇明今晚想幹啥,怕是都不可能得逞!

蘇明自然是不可能知道這些的,交代完畢之後便回到房間鎖死了房門。

看到蘇明的舉動,于敏的眉頭微微一挑,卻還是強自鎮定的:“現在我人已經來了,咱們是不是別那麼多的彎彎繞?你乾脆開門見山,說說你到底想怎麼樣吧!”

“于敏,我想要什麼難道你心裏真的就不清楚麼?”

蘇明怪笑中挨着于敏坐下,伸手便攬向于敏的腰肢道:“從還在學校開始,我可一直都喜歡你,這你是知道的啊……”

“你喜歡我是你的事,我不喜歡你,那也是我的自由!”

于敏不假辭色的將蘇明推開,滿臉厭惡的道:“只要你願意不搗鬼將東西給我,那麼我可以給你五十萬,至於其它的,我勸你別白日做夢,癡心妄想了!”

五十萬?

哈哈哈!

聽到這個數目,蘇明哈哈狂笑道:“要是你早能這麼識相,我可能也就拿錢辦事,不跟你一般見識了,可現在——過了八號,老子最少都有一兩千萬的身家,區區五十萬你就想拿到東西——你特麼打發叫花子呢?”

“一百萬!”

于敏道:“我現在的情況你也瞭解,我只能出到這麼多了!”

“一百萬這個數目,聽着還不錯……”

蘇明在說着的同時,目光肆無忌憚的在於敏的嬌軀上游弋着道:“不過於敏,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老話,那就是隻有孩童纔會二選一,至於成年人,卻往往什麼都要?”

“你這話什麼意思?”

于敏臉色鐵青的問。

“這還用我說麼?”

蘇明獰笑道:“現在我是錢也要,你的人我也要!”

“你做夢吧你!”

于敏毫不猶豫的起身便要離開。

“現在纔想走,你也不覺得晚了些麼?”

蘇明狂笑一聲,攔腰便將於敏摁倒在了沙發上,一雙手瘋狂的撕扯了起來……

“這行事風格,不像她啊!”


雖然疑惑於以于敏的聰慧,絕不至於這麼輕易便上了蘇明的當……

可眼見蘇明已經動手,在隔壁通過青羽聽的清清楚楚的魏明也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即出門,一腳便踹開了二號房的房門。

卻在房門飛出的瞬間,房間裏響起了殺豬般的哀嚎聲……

“姓魏的,姓於的,你們特麼合起夥來坑老子!”

十幾分鍾之後,捂着一雙腫的跟桃子般的眼睛的蘇明是咬牙切齒,那猙獰的表情,看上去簡直是恨不得想要將魏明和于敏給活吃了……

而現在,魏明也總算明白了以于敏的聰慧,爲何在明明已經猜到蘇明不安好心的情況下卻依舊過來的原因!

她的身上,帶了一支防狼噴霧!

就剛剛蘇明抱着腦袋在地上疼的亂滾,現在眼睛腫的都快要睜不開了的慘狀來看,怕是于敏帶的防狼噴霧,還是極其強效的那種。

于敏沒有理會蘇明的話,只是冷冷的道:“沒人想坑你,是你先動手動腳的——你現在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老子咎由自取,哈哈哈!”

蘇明獰笑道:“說老子咎由自取是吧,那咱們走着瞧——你要是能拿到那保險櫃裏的東西,我他麼跟你姓!”

“到了額這會兒,東西給不給可由不得你!”

于敏在冷笑之中,又從房間的一角撿起了之前掙扎中丟在一旁的手包,從中拿出了一個偷拍視頻用手機打開!

視頻中,蘇明不顧于敏的反抗哀求,瘋狂撕扯……

“居然跟老子玩這出?哈哈哈!”

看到這視頻的蘇明絲毫不慌,反而獰笑連連道:“怎麼,想拿這視頻去告我?那你去啊,只要你于敏不怕丟人,我一老爺們,無所謂!”

“你這是吃定了我抹不開這個臉面?”

于敏慘笑道:“要以前,我可能真做不到,可你忘了我現在,可已經被你逼上絕路了——只要能拿到保險櫃裏的東西,我可不會在乎跟你魚死網破!”

“于敏啊于敏,你不用嚇唬我!”

蘇明一臉輕蔑的表情盯着于敏道:“要報警你就立刻,我等着——你報警啊!”

“你可不要逼我!”

于敏憤怒的尖叫着,拿着手機已經都點出了報警電話,卻久久的沒有按下接通鍵!

“哈哈哈……”

蘇明瘋狂的大笑了起來,滿臉不屑的盯着于敏道:“于敏啊于敏,我太瞭解你了,我就知道你不敢,哈哈啊啊啊啊……”

只是他狂笑聲未落,下一瞬便已經變成了刺耳的哀嚎!

卻是魏明在這一刻猛然出手,一巴掌便抽在了蘇明的臉上!

現今魏明的力量何其之大,再加上這一刻算是含怒出手!

那一巴掌落在臉上的聲音,便是在幾十米開外大廳內的侍應生們聽着都忍不住的滿臉直抽搐,蘇明的幾顆大牙更是在這一巴掌之下直接被抽的飛了出去,直接如子彈般的鑲進了牆壁之中!

“你,你特麼居然敢打我?”

足足過了五六分鐘,蘇明才從極度的眩暈中回過神來,氣急敗壞的尖叫着拿出手機要報警……

“你報啊!”

魏明絲毫沒有阻擋的意思,只是搖晃着于敏偷拍的視頻道:“不是我看不起你蘇明,我特麼賭你不敢報警,不服的話你就報警啊!”

蘇明劇烈的哆嗦着……

卻也和之前的于敏一樣,半天都沒敢撥出號碼!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隻要報警了,于敏雖然會顏面無存,但他自己也不會好過——傳出這種醜聞,銀行經理的位子不保這是絕對的,搞不好那還得坐牢!

“是啊,老子是不敢報警,但那又怎麼樣?”

蘇明尖叫道:“你們特麼不也不敢報警麼——于敏啊于敏,即便你們搞這麼多花樣,最後還是奈何不了老子!”

“是啊,即便有了這視頻,爲了臉面考慮,于敏也的確不敢報警!”

魏明搖晃着視頻手機嘿嘿幾聲,轉而卻是聲音驟冷道:“可有這視頻在手,我現在可敢揍你——因爲現在打了你丫的那也是白打……”

打字話音未落,魏明便又是一腳踹出,正自以爲得計的蘇明便又在慘叫中飛了出去! 啊啊啊……

即便是隔音效果極好,但因爲蘇明的哀嚎聲太過慘烈,因而在外的侍應生們依舊隱約能夠聽見!

“這樣下去,別是搞出人命啊!”

聽到那一陣接一陣的哀嚎聲,有人擔心的道:“要不,咱們還是給老闆打個電話,或者是報警吧?”


“咱們收了人家那麼多錢,現在報警或者找老闆,你以爲咱們能脫的了干係?”

有人沒好氣的白了這傢伙一眼安慰道:“那魏先生一看就是聰明人,你就不用瞎擔心了!”


“就是就是——現在咱們最好的做法就是假裝什麼都沒聽見,千萬別引火燒身!”

另外幾人在附和的同時又不忘幸災樂禍的道:“再說了,難道你忘了在咱們這飯莊,如姓蘇的這種油膩猥瑣的傢伙仗着手裏的一點小權利糟蹋人家漂亮姑娘的事還發生的少麼?以前咱們是看不過眼也沒辦法,現今總算有人有機會狠狠的收拾這些王八蛋了,你丫居然還想着報警——腦袋被門夾了啊你?”

之前說要報警的傢伙聽到這話,頓時連連點頭道:“我這也不是擔心真出事麼——不過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我聽你們的!”

在幾人說着這些的同時,房間內。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